以股東身分擔任有限公司之連帶保證人責任期間之問題   
眾律國際法律事務所 實習律師郭凌豪
2012-02-03

問題[1]:
有限公司之股東甲,以股東身分為公司之借款債務擔任連帶保證人,其後若喪失股東身分,是否仍須為嗣後公司所生之債務負保證責任?
 
民法於 99 年 05 月 26 日增訂753條之1:「因擔任法人董事、監察人或其他有代表權之人而為該法人擔任保證人者,僅就任職期間法人所生之債務負保證責任。」
本條之增訂,乃因民間交易實務上,公司等法人向銀行借款時,銀行多要求法人之董事、監事或經理人擔任保證人,以強化其借款債權之確保。董事、監事或經理人卸職後,雖可依現行民法第753 條或第754 條規定主張免責或終止保證契約。惟因多數董監事或經理人不知自身之權利,致其是否仍須就離職後法人與銀行等債權人間新發生之債務負保證責任,不無爭議而遭纏訟。此等保證契約既係因保證人本於職務而為之保證,於卸職後仍須負保證責任,實屬不公平之現象[2]。
本條僅規定法人之代表權人保證責任期間,若非法人之董事或代表權人,如問題中單以有限公司之「股東身分」,為公司擔任擔任保證人,如欲免除或終止保證責任,是否僅能依民法第753 條或第754 條規定主張,則未見有所規定。
合理之解釋,及參考民法753條之1之立法精神,似應探究保證契約當事人立約之真意(民法98條參照)及保證契約之信賴本質,而定責任期間。司法實務即有判決認為,保證人除卸股東身分後,既已不參與公司業務,無從得知公司之經營狀況,更遑論公司是否向他人借款。此際,若仍令保證人對公司之債務負保證責任,無異使保證人立於一不確定且不可知之危險狀態,實與保證係基於信賴關係之本旨相違。
且,若保證人係特別以股東之身分訂立保證契約,則其就主債務人(公司)所為借款之保證責任,應僅限於擔任公司股東期間所生借款債務,始符股東擔任保證人之真意。
上述見解,實值參考。且觀諸通常情形,保證人常因不知自身權利,或自信於卸職後已無庸再對公司嗣後之借款債務負保證責任,難以期待保證人依民法753或754條規定主張免責或為終止保證契約之意思表示,故如此解釋實屬公平。

[1] 陳忠五,民事類實務導讀,台灣法學雜誌,170期,2011年,150-151頁。
[2] 法務部99 年5 月7 日新聞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