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律律師商務|智權|訴訟 -- 董事會會議中途離席,是否算出席?
正在加載......
  眾律律師商務|智權|訴訟
進階搜尋
 
回首頁 論壇連結 訪客留言
  本所為專精於國際商務及智慧財產權之律師事務所,主要專業領域為:1、國際商務、投資併購、銀行證券、各項交易與公司經營權法律紛爭處理。2、專利、商標、著作權等智慧財產權之布局、取得、授權、侵權實體及電子調查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董事會會議中途離席,是否算出席?    首頁 > 公司法
眾律國際法律事務所 實習律師郭凌豪
2012-02-06

公司法第206條第1項規定:「董事會之決議,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應有過半數董事之出席,出席董事過半數之同意行之。」規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之一般決策制定,需有過半數之董事出席會議(定足數),再經出席董事過半數之同意始能成立。但若有於簽到後因故離開,或拒絕參與某議案之表決而抗議離席,則就該董事未參與討論及表決之議案,是否也須將其計入出席董事人數中?即該過半數之定足數計算時點應以簽到為準,或於實際表決議案時為定?即為一大問題。 

最高法院71年度台上字第2763號判決及經濟部64年經商字第02367號函釋,均有針對「股東會」定足數(普通決議為二分之一、特別決議為三分之二)之計算時點提出見解,認是以會議開始之際為計算基準,股東於簽到出席後又行退席,並不影響已出席股東之額數。

至於董事會是否應與股東會之計算方式相同,司法實務與學者有不同看法。

有認為[1]董事為股份有限公司之業務執行機關,負責公司之經營決策,故出席董事會應為其義務;又其之所以為會議體組織,目的在求能集思廣益,以追求公司之最大利益。從上述因素考量,中途離席之董事因未有參與議案討論,故就該議案,不應計入出席董事之人數。即董事之出席亦有義務性質,與股東之出席純為權利不同,兩者不應相同處理。
但有實務見解[2]認為,出席董事會之董事如已超過半數即得進行表決,不因表決時有董事離席而受影響。至其表決是否通過仍應視是否已超過出席董事之半數,而非以超過在場董事之半數為斷,即以簽到簿上所列簽名為準。亦有從內政部頒之會議規範[3]解釋,而同此看法者[4]。

但近期高等法院法律座談會[5]有較接近前述學者之見解,認為董事之出席人數要件,應就該議案「表決時之實際在場」董事人數認定。理由略以:「公司法有關董事會決議成立要件規定之規範對象為『議案』,而非該次董事會本身,故應就各議案決議時,具體認定是否符合法定成立要件。…董事會採會議體之設計,且被定位為業務經營機關,乃希冀董事會能集思廣益為業務決定,以追求公司最大利益,即出席會議參與議案之討論與表決,係公司董事基本義務,故依美國模範公司法規定,董事會須於議案表決當時,仍達法定出席人數,方可為合法決議。易言之,公司董事離席後表決之任何議案,仍不得將該離席之董事計入已出席人數。我國公司法雖未明文,惟依公司法第205、206條意旨觀之,亦蘊含前揭美國模範公司法之公司治理之核心概念,故議案表決時,仍應以實際在場董事人數作為出席董事人數之計算。」

上述以會議初始之簽到人數為計算基準之看法,從公司法第206條1項規定之文義以觀,似無違誤,惟是否符合法律制訂之精神,及董事會議之本質,即待商榷。觀以實務上,公司董事會多流於形式,僅由少數董事決定公司政策,董事會之召開不是不符法定程序,更多的是造假應付(如根本未出席,僅於事前或事後補簽到)者。若單從文義解釋董事會決議之成立要件,必會造成立法目的之落空,有違公司治理之精神,故高等法院之座談結論應值肯定,相信司法實務見解亦會以此為方向。

[1] 王文宇,董事會出席與表決數的計算,月旦法學教室,第26期,2004 年,32-33頁。林國全,董事會決議成立要件,台灣本土法學雜誌,第 68 期,2005年,133-134頁。
[2] 最高法院77年度台上字第400號判決。
[3] 內政部頒會議規範第7點規定:「開會後缺額問題:會議進行中,經主席或出席人提出數額問題,主席應立即按鈴,或以其他方法,催促暫時離席之人,回到議席,並清點在場人數,如不足額,主席應宣布散會或改開談話會,但無人提出額數問題時,會議仍照常進行。在談話中,如已足開會額數時,應繼續進行會議。」
[4] 臺北地方法院95年度訴字第7722號判決。
[5]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99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12號。
討論區 友善列印
  5Top  
.

,Copyright © 2012-2016 Zoomlaw Attorneys-at-Law & Zoomlaw IP Attorneys,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mailbox@taiwanlawfirm.com